山海情的大结局。故事情节开始于得宝、尕娃、水旺、麦苗想跑出大山,结尾则是他们的孩子们跑回大山。

  往昔涌泉村,已成青山绿树“塞上江南”,由水最苦处,变成水最甜处。

  该剧开拍时,以“闽宁镇”为剧名,开播时改为“山海情”,有人说是为了过审,也有人说是为了更好听。

  电视连续剧更名是常事,当初《伪装者》也几经更名,最终定名。

  看到最后,我觉得《山海情》这个名字比《闽宁镇》更好,更有内涵。

  一山是宁夏的,海是福建的。

  “闽宁镇”一词只是一个简单的概括,并不包含任何情感,而“山海情”则为该剧增添了情感的成分。

  闽宁镇之名,取自福建与宁夏之简称,闽为福建,宁为宁夏。为响应东西对口扶贫政策的号召,修建了一个新的扶贫项目地标,以两个对口帮扶省命名,意义重大。

  但单纯以“闽宁镇”为电视剧名,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但改为“山海情”后,意义却大不相同。

  涌泉村庄在山沟里,由于缺水,自然条件恶劣,不适合人类生活。

山海情

  在濒临海洋的福建,水资源丰富,并且依赖于水,发展迅速,成为经济强省。

  福建省对口支援宁夏,不仅送来了陈金山这样的优秀干部,凌教授这样的专家做实事,也送来了合适的项目,有发展前景的投资。

  宁夏得到了福建的援助,不仅送出了大量的劳动力,让这些人赚到了钱,还让他们增长见识,回来更好地建设家乡。

  福建与宁夏,犹如山海之情,山海环绕,山峰耸立,海天相接。山与水、山与海、山与海的相互依存,才能将昔日的干沙,变成真正的金沙。

  这本小说更加凝聚了两省人民的感情,也更加生动。

  用山海来形容闽宁镇建设是不容易的。

  山海,我们常用“路远事远”来形容。

  闽宁镇的建设,犹如一座千山万水难过的山峰,更如一片浩瀚的海洋。

  涌泉村人到吊庄移民,要走四百里路。这些车只有路口可开,他们还要走十几里路才能到。

  道路上发生了沙尘暴,一些原本想要进入吊庄的人被吓跑了。

  金滩村戈壁滩上,没有水,没有电,人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种植着生态林,把戈壁滩变成了适宜种植农作物的土地,为了浇水,还跑到很远的地方拉水。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戈壁滩才成为适合葡萄生长的“沃土”,同时也拥有了自己的品牌葡萄酒。

  在建设闽宁镇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除了农民致富,还有农民工欠薪,村党支部凝聚力不强等。

  当然,还有一个“大难题”,就是涌泉村整体搬迁。

  山和海这样困难的问题,是在大家的努力下解决的。

  宁夏人和福建人都在为之努力。

  另外宁夏人到福建工作,也是到万水千山之外的地方。

  尽管赚得了钱,但人的灵魂却是难以迷失的。

  但最终,山海难解,宁夏、福建只剩山海情结尚存。

  正如那个福建来支教的郭闽航一样,他也主动要求留下帮助这里的孩子。

  相信有更多的福建人会留下宁夏建设,而走出国门的宁夏人,也同样将福建视为第二故乡。

  以山海之情,载人之情。

  除了描述困难外,山海也可以描述人的情感。

  陈金山、凌教授,他们像大山一样,力图托起闽宁镇的发展,又像水一样,竭尽所能地帮助闽宁镇解决问题。

  出门在外的麦苗,她见过大海的浩瀚,却无法放下心中对高山的眷恋,于是毅然返回家乡,投身家乡建设。

  水旺的儿媳阿真喜欢福建的水,但也愿意留在宁夏山里。这两个孩子,都是海之子和大山之子。

  经过闽宁镇的建设,福建和宁夏,早已结为一体。

  山与海。

  当陈金山离开时,恋恋不舍的说:我还是会回来看你。

  福建电子厂舍不得麦苗这样的好工人,正好借机投资,把自己的工厂投资到宁夏。

  也有电子厂资助金滩村小学的物资。

  “山海情”的寓意更为深远,它不仅是指福建对口支援宁夏的闽宁镇,也是将福建和宁夏在对口支援中建立的那种山海情结融为一体。

  “山海情”不仅代表闽宁镇,也代表了更多对口支援项目。

  山,本是一家人,山,比亲人还亲。

  而这就是这个反贫困节目的真正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