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这部电影获得了很多大奖,但没有最好的主角奖。因为战争是主角。

《1917》

  1917年,一战进入第三阶段,掌握战争主掌握战争主导权的契约国打算给敌人致命的打击。这就是电影的历史背景,很简单。

《1917》

  然而,更简单的是,电影的情节:整个故事发生在下午至第二天的白天,两名英国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向前线传递重要的作战命令。我希望你不要责怪编剧选择这个俗套的邮件故事。因为看了电影,编剧和导演的意图不在故事的故事上,也不在表现人物上。战争本身就是这部电影浓墨重彩的主角。《1917》

  时间网这样评价1917:电影没有给观众深刻理解角色面临的困境和这种极度困难、接近自杀任务的危险性机会,电影看起来像是勉强整体的碎片。《1917》陷入战争电影的战壕——就像一个夺走了大量生命的初战泥泞战壕。

  这样的评价只站在电影应该有复杂的故事和深刻的内涵的角度来讨论,不公平。拯救士兵瑞恩用战争表现人性和人类的感情(汤姆·汉克斯语)、漫长的婚约用战争表现爱、希望和毅力,这两部电影都有复杂的剧本和深刻的内涵。但是,不仅仅是从这个角度来评价战争电影,也不能说明只为了表现战争本身的电影陷入了电影的战壕。只有历史书上听说过战争的九零后、零零后、零零后,对战争产生临场感的沉浸式体验的电影,意义非凡。这也是电影这种艺术形式的使命之一。

《1917》

  电影以客观的态度,简单的人物设定和气势恢复的音乐,恢复真正可怕的战争场景,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你的注意力被泥泞的战壕、可怕的尸体、恶心的老鼠、危险的枪战所吸引,完全没有时间考虑情节的发展,不由得忽视情节的发展。

  你仿佛化身为战士,走在危机重重、奇怪的战场上,当你的手被战壕上的铁丝割破时,你来不及包扎;当你的手不小心滑入被老鼠咬伤的尸体时,你没有时间感到恶心;当你的伴侣被你拯救的敌军飞行员刺死时,你也不能关心痛哭;你不知道下一步是踩尸体还是地雷;你不知道下一步是踩断桥梁还是河流;你也不知道汹涌澎湃的河流会把你冲向悬崖还是岸边;但你知道雪花般飘落的樱花象征着希望,也可能象征已经牺牲的战友,鼓励你的战友,最终不知道你会陷入危险。

《1917》

  无论是一镜到底的宣传噱头还是星星聚集的演员阵容,都没有掩盖主角战争的风头。记住战争的残酷和毁灭,珍惜和平的繁荣和幸福。愿山河平安无事,爱永远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