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底,腾讯视频首播了相声界的喜剧工厂版真人秀《德云斗笑社》。在一开始封箱之后,德云社开始了数月的沉寂,德云社迎来了新的生机——由班主郭德纲组织的青年团成员们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内部评估。在这场新颖而又充满未知数的比赛中,众多相声演员将从原来的相声表演中解脱出来,通过各种趣味游戏获得优选搭档的权利,并在每个节目结束后,围绕本期的主题,在短时间内创作一段新的相声,最后根据观众的投票情况进行排名。由于本剧为定期末位淘汰制,因此排名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相声演员的出场次数和曝光热度。

《德云斗笑社》

  值得注意的是,这场演出的导演严敏,他的名字叫“相声真人秀”。继《极限挑战》前四季收获圆满成功、培养了固定的观众群之后,《德云斗笑社》中的一部分观众,也是当年对鸡条痴迷的观众,他们也希望能和严敏一样,上演一出能让人发自内心地大笑的节目。

  因此,《德云斗笑社》在万众期待下开始播出,第一集收视率就达到了一亿七千万,第二集则稳步冲亿多。对一个新生的综艺来说,这绝对是一项不小的成就。

《德云斗笑社》

  这样引人注目的成绩的背后,是各式各样游戏环节的精心设计,从第一期的“吃面”引入了自我认识和反思;到第二期的“金手指”,对何谓“真手”有了更深的理解…各有各的相声演员,但他们也一样把自己的快乐因素通过屏幕传递给每个观众。

  不难看出,《斗笑社》里“鸡条”的影子:没有真正的平等,总会有人打破规则,“巧取豪夺”出人意料;每日“打砸抢”的孙红雷式日常;每个人独特的个性标签等等。在MC固定的情况下,这种气氛作用不大,反而能增加欢乐气氛。但《斗笑社》是一部在相声界被淘汰的节目,更别说观众的过滤了,相声演员拆开组合本就需要磨合,而配对的程度和搭档的舞台经验又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演员的最终表现。过分的破坏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不免会影响最终的个人成绩,出现不公平的情况。

《德云斗笑社》

  热销的综艺节目排在第四位也不能说明它已经做到了一个完美的娱乐节目水平,《德云斗笑社》更像是一个真人秀相声演员,打着相声的旗号宣传。前期的正片中,多是以相声演员个人的性格和行为去制造笑点,对相声相关知识的介绍相对较少。拿第三期来说,在家班的考试中,大家基本上都没有真正的去完成考试,而是通过“贿赂”考官而跳过考试。向观众呈现的是小岳岳的文字解说,速度虽快,却不够引人注目。这确实增加了戏剧性,但毫无疑问,它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相声的影响力。

《德云斗笑社》

  而在最后一段相声片段中,又出现了一点混乱,判断标准也不公平。上期老秦排行水涨船高,栾队几乎是次次排名靠后,先出了名的烧饼,张鹤伦粉丝后劲不足等等。但是作为首个真人秀相声节目,德云斗笑社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可以说是一件喜事。可以这么受欢迎的鹅厂,也可以看到大家对相声以及相声演员的喜爱。身为德云姑娘,期待着《斗笑社》能在赛制设计和相声宣传上再下一番功夫;期待着今后几期更好的《斗笑社》作品,把相声发扬光大。

  鸡条无可替代,但是德云斗笑社可以成为相声界下一个娱乐爆点,收获更多关注和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