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艺圈里,这位明星演员说话都要斟酌,谨慎如履薄冰,不说错了得罪人,就是不小心引来粉丝群“殴”。

  然而在11.17日的《我要上春晚》节目直播中,作为相声演员的高晓攀似乎并没有那么多顾忌,《我要上春晚》直播全程就像是他自己的相声专场,满场砸挂,还借机为自己的喜剧工厂牌嘻哈包袱铺做广告,在整个直播过程中高晓攀更是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整场直播看下来,满场笑点又让人心惊。

我要上春晚

  身为《我要上春晚》的助梦嘉宾,他在直播中坦言自己是帮助选手梦想破灭的助梦官,同时也表示自己选对了“有心人”,希望能有更多的相声作品出现在春晚舞台,而非其他语言节目。

  「小品这一年都不愁,人太多,而且小品演员都被挤得没饭吃,因为影视演员都在演小品,影视演员也比小品演员有流量。」

  春晚语言类节目一直以小品居多,尤其是最近几年,与小品相比,相声并没有很强的代入感,再加上流量演员的加持,小品越来越为观众所接受,相声越显势微,而作为相声演员出身的高晓攀的这句话也引起了网友的热议,有人认为高晓攀就是在影射流量演员的春晚上,也有人说高晓攀就是在讽刺近年来春晚相声的品质。

  看着高晓攀大胆的讲话,有很多网友都很疑惑,他凭什么在《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指手画脚?小编也和大家一样疑惑,于是按捺不住就去网上扒了扒这位娱乐圈“敢言”的勇士。

  因此…。现在他还真能在这个舞台上来逼两句,大家都知道春晚的舞台很难上,可他却曾两次登台。2014年,高晓攀和冯巩老师合作《小棉袄》,2017年,他和他的搭档尤宪超在春晚给观众带来了相声《姥姥的故事》。

  高晓攀在直播中回忆第一次上春晚时感叹:“冯巩先生太可怕了,他会演无数次,有人地方就可以看到冯先生的身影,演这件作品,我们四个人一天基本上一天演二十多次,到头来我们上春晚都是‘麻木’的状态,那年我们是在千人演播厅演出,感觉像是在录节目,录完就走了。

  这是一场举国上下都要看的春晚,要求演员的表演零失误,在老前辈的引导和鞭策下,更应该为观众交上完美的答卷,到了2017年,他和搭档尤宪超独当一面,表演了《姥姥的话》,才真正地体会到了压力和紧张,在前一段老前辈的铺垫下,他和尤宪超将词句烂熟于心,上台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表演中,最终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实际上,“姥姥说”作品也算一种年轻相声与春晚相声的创新,作品虽名为“姥姥说”,却实际上是高晓攀的奶奶,他把自己对奶奶的感情寄托在作品中。在故事的最后,许多观众都不由自主地进入了。这一作品也为高晓攀赢得了牡丹文学奖和表演奖的双重提名,不仅印证了高晓攀作为一位“老演员”在舞台上的实力,而且证明了相声也是一种很好的舞台表演形式。

  虽然有过两次成功的舞台经历,但感觉高晓攀一直对春晚舞台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情节。他描述说,春晚的舞台对自己来说是“神圣的”。「你会把上春晚当作自己努力的目标,努力到最后有个好结果。」

  第二个春晚结束后,高晓攀每年都要为新作品做个冲刺,这就是为什么高晓攀每年都要有很多新作品的原因。小编扒到光是今年,他就出了讽刺相声《谢谢你》、《我要当网红》、《鬼吹灯》等一系列,特别是2020年他的搭档王佩元老先生的相声作品《最好的未来》,用老少配的方式,把两代人的感情融合到作品中,但却与央视春晚无缘,只能说高晓攀的运气有点差。但是看起来春晚选的相声新作真的有点少?

  对冲击舞台的演员来说,等待往往比创造更令人痛苦。现场直播中,高晓攀还抱怨每次春晚过审时,手机铃声都是他最害怕的,那段时间开手机是一种煎熬,不开手机也是一种煎熬,只是害怕自己的作品不过,有一种感觉是我们在等待考试结果。

  「明年不能再上了,春晚也不能再上了」,「春晚是一个珍视作品的舞台」,高晓攀也表示,他会不断创新自己的作品,也透露自己正全力准备2021年的春晚评审。讲了趣事高晓攀还不忘给嘻哈包袱铺打广告,告诉大家明年嘻哈包袱铺又要开张三个小剧场,那么高晓攀这是不是不仅希望在春晚上有更多的相声作品,还希望全国有更多的相声失败点呢?

  整个直播过程以及小编的全程扒了一遍看下来,不难看出高晓攀对待相声、春晚的态度。这就不奇怪了,作为助梦嘉宾,他会有“私心”,也正如高晓攀所言,春晚确实需要优秀的相声作品,留得开,叫得响,传得久,今年的春晚你还期待他的相声作品吗?